29.

巴萨幼儿园打杂工

高一 努力中
2015港圈 2018足球圈
2018.11.15暂退老福特 寒假见

【Kunessi】从前多么登对

老板安妞结婚预警(这个接受不了的不要看会揍我的|・ω・`)
瞎写预警

我爱安妞,安妞真美。(迅速逃跑)
这个排版真的让我想死(小声哔哔)
——————————————————————————
        “听着Kun,我要结婚了。”梅西少年般的嗓音中带着一些轻颤。


         专注于盯着床面的阿圭罗猛地转过头来,突然之间慌了神,很快又强压着疼痛镇定了下来。阿圭罗咧开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有些手足无措地挠挠头,开口说道∶“是吗?真好……”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太过苍白无力,阿圭罗略显尴尬地干笑几声,又轻声重复着“真好”。接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他甚至害怕看向对方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在那平静的大海里会是怎样搞笑滑稽的样子。他继续把头垂下,盯着干净的白床单。


         如果他可以,他该抬头看看的,看看平静海面下的波涛汹涌,看看对方同样略带慌张的神情。


         双方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尽管这段时间里阿圭罗早已习惯。阿圭罗想说些什么,毕竟以往他都是话更多的那一个,他也总是能一张口就把梅西逗得笑出来。说点什么吧阿圭罗,阿圭罗对自己喊着,快说些什么啊。阿圭罗轻轻张口,声音却堵在了喉咙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发不出声。


         “那么我就要睡了。”梅西又一次先发出了声音。不要睡好吗,再陪我说说话吧。阿圭罗想这样说,可是所有的音节到喉咙都一滚变成了“嗯”,单一的,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的一声闷哼。


         阿圭罗听着梅西钻入被窝发出的细微的声音,在小心翼翼地确保梅西已经睡着的情况下,伸手打开了电视,将音量调到最低。梅西总是那样,睡得比谁都快。阿圭罗有些好笑地摇摇头。


         阿圭罗像往常一样盯着电视,甚至试着比往常更加集中注意力,然而他没有办到。终于他哭了出来,他意识到自己对自己是有多么残忍。“为什么要说违心的话呢,为什么要勉强笑出来呢,为什么还要逼自己说话呢。难过的是我啊,我应该骂他一顿,对他的决定表示愤怒,拒不送上任何祝福,完全保持沉默。”


        可惜他是梅西啊,阿圭罗心心念念护了十几年的人。他做的每一个决定,阿圭罗都没有办法拒绝,甚至从来都深信不疑。阿圭罗也不会做让梅西不高兴的事,如果梅西高兴,那就由他去好了。


        阿圭罗没有哭出声,哪怕他再难过也得把情绪摁住了,不能给他们翻身跳出来大闹的机会。梅西还在一旁睡着。


        眼泪顺着阿圭罗的脸滑下,一颗接一颗地落在床单上,发出轻微的“啪嗒”声,像是无数个战士被逼上绝路后的英勇就义。溅落下来,迅速蔓延。眼泪肆意纵横,阿圭罗却哭得小心翼翼。


        可能是牵动了某根脆弱的神经,阿圭罗的太阳穴隐隐作痛,接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地难受。阿圭罗拖着鞋子,猛的起身让他头有些发晕,眼前一片昏黑,于是只好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走。恍了一会儿以后阿圭罗的意识回来了,只是胃里依然翻江倒海地难受。他飞快朝公用卫生间走去,宿舍是有卫生间的,但阿圭罗需要好好宣泄一场。


        阿圭罗干呕几下,什么都没吐出来,刚刚要死的窒息感也在渐渐消失。真是奇怪,现在阿圭罗想痛快淋漓地哭一场,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了。


         阿圭罗在水池里放满水,将整个头埋了进去,在水里吐着泡泡。老实说,阿圭罗一直很喜欢这种幼稚的玩法,毕竟“咕噜咕噜”的声音很好玩。


        你没事了阿圭罗,明天,后天,余生的每一天,都会没事的。阿圭罗这样告诉自己。


        阿圭罗回到宿舍,电视还在继续播放着。他半蹲在床边,看着梅西的后脑勺,轻轻掖好被角。其实阿圭罗不是那么细心的人,至少平时不是,好像在今天他就突然开窍了一样,阿圭罗自嘲地笑笑。他伸出手想去揉揉梅西的头发,在没有发胶的加持下阿根廷人的头发是显得那么柔顺干净,和从前那个少年一样。阿圭罗还是缩回了手。


         阿圭罗拿上手机,轻声走出了宿舍,这次他没有忘了关电视。

        梅西和阿圭罗不同,阿圭罗明白这一点。阿圭罗早就做好了对于这一天的到来的准备,甚至做好了近距离看着梅西牵着新娘的手在教堂宣誓的准备。


        梅西需要一段踏实的感情,他需要有一堆孩子,他需要有一个以同等姿态站在他身边的爱人,能被所有人接受的。他应该有一个干净温馨的家,养上一两条狗,在难过的时候也该得到一个吻。梅西是被所有人看重的梅西,是活在聚光灯下的梅西,他理应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共度余生,像所有人期望的那样,绝不是和他阿圭罗。


        他应该像大多数人那样,有平凡而幸福的一生。


        想到这儿,阿圭罗决定拨通电话。


        在电话那头传来梅西软乎乎的声音之后,阿圭罗后悔了,他知道他吵醒了梅西,何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阿圭罗坐在天台上,嘴唇轻轻蠕动几下,没有出声。


        梅西接到了一通电话,在深夜一点,他知道这来自阿圭罗。他静静等待着,在心里倒数了十秒,然后才翻身拿过手机点开了接通。



         “Kun?”梅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刚睡醒。那头的男人没有说话。梅西坐在暗夜里,手机屏幕的光亮投在他半张脸上。光纤架起的桥梁越来越脆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啪”地一声从中折断,梅西甚至能听见自己重重的呼吸声。


         “Kun。”梅西再次喊道。桥梁另一头传来轻轻的应答声。


         梅西轻声说着什么,但他可以肯定,阿圭罗那边没有听到,因为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听到。


         梅西挂掉了电话。






         婚礼上,阿圭罗是第一个到场的嘉宾。


         “嘿里奥,新婚快乐。”梅西听见挽着小女朋友笑得一脸明媚的阿圭罗这样说。


         “谢谢。”梅西吻在阿圭罗的侧颈。


          那是一个不带任何杂质的干净的吻,就像他们十七八岁时梅西过掉一大堆人进球后阿圭罗赠予梅西的吻一样。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的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评论(3)
热度(37)

© 29. | Powered by LOFTER